局外人 作者:陆凉风/朝小诚

文案

嗯,想写一个吐槽文。。。

写一位城市姑娘阴差阳错下了乡当了村里妹子后以勤劳的双手带动乡亲们发家致富,经历水与火的洗礼,最终成为一代乡村好厂长,改变了理想与未来,同时收获了动人爱情的故事。

…不知为何忽然觉得本文很有中国乡村文学色彩呢…Orz~

这样的文案会误导观众吧…嗯,那就再来一个男主文案吧——

他是淡定的局外人,随心旁观她的一切爱与恨。非要到最后看清站在局外的他释放怎样华丽的惊艳,她才知,若非早已对她死心塌地,他又如何能做到心无旁骛。

内容标签:种田文 情有独钟 契约情人 都市情缘

搜索关键字:主角:简捷,唐宇痕 ┃ 配角: ┃ 其它:

 

家有老简和小简

简捷和他老爸之间的关系,有那么一点微妙。

至于原因,让我们首先来说说作为家长的老简同志。

简老爹是穷苦出身,早年当过兵,隶属铁道兵,在军队中磨练过。唐山大地震那会儿作为前线的战斗力写了血书请战投入了抗震救灾的战斗,后来还差一点就上了中越自卫反击战的战场,经历过诸多磨练,也因此,简老爹性格中的抗压能力啦、心理承受力啦,统统都上去了。以至于数十年后,老简同志在商场上名声鹊起后无论面对各种压力都始终能面不改色不动声色,过硬的心理素质奠定了一流的成功本钱。

老简退伍那会儿,适逢改革开放,市场经济热潮渐渐掀起。虽然老简是穷苦出身,但天生做大事的人都有野狼一般的直觉,就在那个经济局势造就了未来群雄纷争逐鹿天下的早期年代,老简一边苦读各种书籍,一边敏感地嗅到并且紧紧抓住了商机的苗头,冒着风险高价贩卖外地产品,空手套白狼赚取了人生的第一桶金!撒花…

——咳!好吧,其实老简同志就是传说中的早期投机倒把分子之一…

但是,历史的功过由未来的结果评定,这没什么好掩饰的。就像靠投机玉米成就了如今在商场上风生水起的万科王石一样,老简的第一桶金无疑也是成功的。而老简,是从小穷过来的苦孩子,比起一般人更加懂得运用钱的重要性。

看着自己冒着巨大风险得到手的第一桶金,老简咬着嘴唇发誓:好,如果真的注定他今生要往资本主义这一条路上走,那他也绝不会甘于平庸!他要不择手段地往上爬,就算是混投机,他也要混得风生水起做那人上之人!

流氓不可怕,就怕流氓有文化。

事实证明,老简同志相当成功。在商场上,大众从一开始直呼其名的‘简海成’,到后来的‘简先生’,最后到恭敬无比的‘简董事长’,有力证明了老简艰苦奋斗的一生,整个就是一部商业传奇啊。

可是,不足为外人道的是,这个商业传奇也有心病。

老简的心病就是女儿。

老简只有这么一个女儿,叫简捷。当初给她取这个名字时,就是希望她能聪明敏捷,结果呢?智商上聪不聪明的问题先不谈,生理上的敏捷度她倒是真的不负众望地有了!而且是有得太多了!每次老简被她气得拿起鸡毛掸想要抽她的时候,小简绝对能真正地做到动如脱兔!嗖嗖一下就跑不见了,气得老简呀,半天说不出一句话。

也许有人要问了,只有这么一个宝贝女儿,老简为什么还要抽她呢?这个问题,说来话长。

老简这一生虽然经历了无数大风大浪,也出过国,留过洋,见过西方的月亮喝过欧美的墨水,但在养儿育女的问题上,老简骨子里还是个传统思想的人,有着中华民族几千前传承遗留下的封建思想。老简始终觉得,‘打虎还靠亲兄弟,上阵不离父子兵’,因此对小简,老简最大的心愿是她能平平安安健健康康地长大,将来继承家业,确保衣食无忧。

结果呢,简捷没有继承母亲沉静如水的大家闺秀气质,倒是完全继承了父亲那种风里来雨里去的性子,什么乖巧什么听话从小就跟她沾不上边。

小简从不喜欢和上流社会的名媛淑女在一起玩,而是喜欢跑去乡下和一帮野孩子混在一起,幼儿园时就为了和隔壁小松鼠班的小朋友抢游戏设施,发动了本班金钱豹班的全体同学前去打群架。最后被老师狠狠批评了一顿、被老简重重抽了一顿之后,问她为什么要带头发动打架,简捷小朋友依然雄赳赳气昂昂地响亮答了一句:“因为我是班长!”

老简那个气啊…

而父女俩最大的矛盾,则是开始于两件事。第一,择业;第二,感情。

简捷这个女儿从小就有自己的主意,人长性长,成年后越发不肯照着父母安排的路走。

学生时代,老简让她出国念金融,她投奔社会主义公检法怀抱;婚嫁年龄,老简给她介绍好友华总那从国外留学回来干净斯文的独生子,她当场一句‘我有喜欢的人了’扔下个炸弹就不管不顾。

结果相亲回来那天,老简结结实实又把她胖揍了一顿。

喜欢的人。女儿喜欢的人。

每每提到这个,纵然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简海成董事长也忍不住头疼不已。简捷喜欢谁?这么多年来早已不是秘密,整个圈子里的大小无数人都知道,老简当然更清楚。唐易,她喜欢唐易。

唐易是谁?简单来说,人称唐家易少,以秘密行业起家,继承家业后转而投资高风险领域,高风险带来高回报,唐易玩得就是一手眼光和魄力。

这样一个男人,绝美,诱惑,致命,危险。

单凭这些条件摆在面前,简捷喜欢他,就有充分理由,这些老简都可以理解。但问题是,唐易现在早已是已婚人士了你知不知道?!

当年唐易身为单身贵族,老简对简捷那些个破感情甚少过问,心想少女情怀总是春,喜欢就喜欢吧,不然还能怎么滴,总不能为了让她停止喜欢唐易而掰弯她往另一条歧途上走吧。

老简没想到的是,如今唐易都结婚好几年了,自家女儿却仍然没有一点醒悟的迹象!这下老简再也淡定不了了,娘啊,这种玩笑可不能开啊,人家唐易现在已经结婚了而且夫妻恩爱,万一小简一个想不开不就是要去当小三么?!

整风纠风的问题很严重啊。

如果简捷真如一般女人那样因爱成恨去当小三,那或许老简真的会下得了手打死她算了,什么都能丢,道德不能丢,这是家训,他决不会允许自己女儿作出不容于世的事情来。

然而,简捷最后的做法却让老简束手无策。她喜欢唐易,却很少再提及,几乎都让旁人忘了这件事,她只是默默地继续着这一份感情,也不打扰谁也不要谁的回应,完全是自己和自己的事,与任何人都再无关。

人生自是有情痴,此恨不关风与月。

这让老简在怒其不争的愤怒之外更有一份酸涩不忍的心情,到底是自己女儿,谁忍心她在情路上走得那么坎坷呢…

就这样,这一对父女就在抽抽打打的过程中一天天陪伴着过日子了。简捷虽然时不时把老爸弄得鸡飞狗跳,但对老爸的父女情深不是假的,而老简呢,也不知是不是因为年纪大了脾气变小了,对小简的‘每日高歌鸡毛掸子抽一抽’也逐渐变成了‘两天打渔,三天晒网’…

然后,终于到了这一天——

医院。

简捷在上班时间接到电话,二话不说翘班来了医院,冲进一间专属病房,触及到床上的白色被单时,小简同志的眼泪唰地一下就流下来了。

“老爸!老爸你别死啊!呜呜呜呜——”

…这家伙说的话还真不吉利啊。

仿佛就是在验证这句不吉利的话一样,刚说完,一旁的医生就走过来,神色凝重地搭上她的肩:“人死不能复生,小姐,你要节哀。”

简捷一听,顿时泪流满面,从小到大老爸追着她用鸡毛掸子到处抽的场面浮现在眼前,追忆往昔,小简悲痛欲绝,一下子抱着床上的尸体哭得情真意切,感天动地。

“老爸!老爸你不能像妈那样抛下我啊!老爸醒醒,哇——”

门口忽然响起一个弱弱的声音。

“那个,小姐,你走错房间了…”

简捷还在抱着尸体嚎啕大哭:“老爸我爱你!我爱你啊老爸!——”

门口那小秘书真是尼加拉瓜瀑布汗,只能走进房间,拉了拉简捷。

“简小姐,董事长住的不是这间房间,是对面那间,你走错了啊…”

“…?!”

简捷顿时抽住了,猛地拉下床单一看,这才看清她抱着的原来是个非常古稀的老太太,刚刚安详地过世了。

“厄…”

小简这下囧了,她这对死者是大不敬啊。连忙起身对着老太太连拜了好几下:“婆婆对不起啊!我打扰到你了!对不起啊!我不是故意的,真的不是啊!你原谅我哈…”千万莫要半夜来找她哈…

抖抖缩缩地从房间里退了出来,跟着秘书进了对面房间,一抬头,就看见老简同志正靠在床头照着医生的嘱咐吃药。

“老爸!”

小简一下子精神抖擞了。

老简‘恩’了一声,眼皮撩了撩,虽然在病中却仍然一派威严的样子。一旁的医生是老简常年的主治医生,姓常,和老简差不多岁数,彼此很熟,遂打趣道:“我说你啊,你就是喜欢故作严肃,刚才不是还很欣慰的吗?有这么一个懂孝心的女儿。”

老简哼一声,“就她呀…能给我省心就不错了。”

话虽这么说,但简捷刚才的哭声真是惊天地泣鬼神,震得整栋病房都听见了,那一句句‘老爸我爱你啊啊啊’都快变成歌了,听得老简也格外身心舒畅。

抽了一张面巾纸给她,“快把脸擦擦。”她脸上眼泪一大把地还挂着呢。

“哦!”一看老爸还是活的,简捷也跟着复活了。

擦擦脸,连忙问,“常主任,我老爸没事吧?”

“没大碍。刚才你爸爸乘的飞机降落时撞到了鸽群,虽然飞行员技术一流安全降落了,但你爸爸还是受到了刺激,他血压本来就高,一紧张一受刺激就很容易血压飚高陷入昏迷状态。”

“吓?!”

简捷顿时又被紧张到了,又惊又吓,满脑子都是‘老爸那么多工作以后肯定还要乘飞机怎么办?’以及‘谁他妈说鸽子是和平主义的象征?揍他!’这样两个想法。

可怜天下父母心

千里之外,法兰克福机场。

就在这座全球各国际航班重要集散中心之一,行色匆匆的人们脚步不停,其中不乏各国商务精英,每个人脸上都挂着一个一丝不苟的表情,高度的激烈竞争带来高度的精神压力。

机场大厅传来机场小姐的柔润好嗓音,提醒飞往纽约的某航班的登机信息。

人群中有一个男人,身后跟着三个下属式的人,沉稳的表情,过分冷静的语气。

“明天的会议是几点?”

“上午九点半。”

“承销机构方面呢?”

“已经到了,公关部安排了入住,只等唐先生您过去谈。”

“知道了。”

话音落,男人手里的行动电话忽然持续震动,拿起来看,是陌生号码。

他接起来,公式化的语气:“喂?请问哪位?”

“是我。”

电话那头万分熟悉的声音让他忽然停住了脚步,伸出手指对身后的三人作出一个噤声的动作。没等他开口说出任何话,对方就在电话那头说了一句话。

“宇痕,我的时间不多了,所以如果你方便的话,我想见你。有件事…我需要你。”

电话挂断。

身后的下属忍不住出声提醒他:“唐先生,登机时间快到了。”

他沉默数秒。

忽然开口吩咐道:“替我重新订机票,我要回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