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宇痕脸色微变,拿着电话沉着表情快速思考接下来该做的事。

只听见电话那头接着告诉他:“…还有,你那边的董事长先生派来的人也到了,来接你回欧洲,简先生也同意了。”

闻言,唐宇痕紧抿了一下唇。

常主任小声提醒他:“宇痕,你要考虑清楚,养父和生父,你该帮哪一个。”

英雄难过美人关

小简厂长要离开的消息来得这么快,快得近乎突然,当三天后众人得知这个消息时,都还沉浸在本厂第一届冬季运动会胜利召开的喜悦中,一时间都还来不及回神。

连花花MM都感到很舍不得,“姐姐你这么快就要走啊?”

“恩啊。”

简捷收拾着自己的行李,她也一头雾水,唐宇痕并没有提前通知她这个消息,她也是今天早晨才知道的,唐宇痕忽然对她正色了一句‘把自己的东西收拾一下,下午我带你回去’。唐宇痕不开玩笑的样子轻而易举就有一股压迫感,把她这只菜鸟压得连连点头。

大家相处两个月,革命感情还是很深厚的,于是村里的朋友们都送来了礼物,五花八门什么都有,甚至头发花白的村长还送了她一份幸福大礼包。

简捷盯着村长放在她手里的那一包包黑漆漆的草药,这个颜色~这个味道…诡异…真的很诡异…

“村长,这是神马?”

“呵呵,小简,关于这个东西,我首先要跟你讲个故事。”

居然还是有历史渊源的…

村长开始悄悄地跟她讲历史了:“住在前村的六叔,你知道吧?”

小简点头,“啊,知道。”

村长很八卦:“你不要看六叔现在娶了媳妇有了儿子,其实他小时候爬树被树杈刮伤了小鸡鸡,长大了差一点点就成了老绝钉子户。”

小简厂长:“(⊙v⊙)…HO????!”津津有味的表情,完全没有不好意思的意识…

村长继续道:“所以呀,知道六叔那小鸡鸡是怎么长好的吗?就是靠你手里的这些草药!你们城里人,整天买洋货来补肾补男气,懂个屁呀!中医的精华你们都不愿意相信,亏了啊!”

小简有点听懂了:“村长,你送我这个…”是为个毛啊…

村长笑得很慈祥:“既然你都要走了,我就不瞒了。其实我早看出来了,你和宇痕之间有点小粉红,这个礼物就当我送你们的结婚礼物吧,记得给他吃哟…男人什么都可以没有,但千万得有个山炮似的鸡鸡^^。”

简捷:“…”

简捷:“…”

简捷:“…”

静默…

静默…

静默…

整整五分钟后,简捷才听懂了村长在说什么,一抹脸上,真是满脑门的汗。

相比简捷那一边的无厘头式送别,唐宇痕这边明显成熟理性多了。

唐宇痕把厂里的重大资料和信息都整理成了四个部分:进货管理、出货管理、生产管理、库存管理,另外还有人事管理和后勤管理也整理了相应的资料。

唐宇痕把它交给田小叶,然后说了道别:“现在的状况以及今后的发展方向都在我写的这里,有问题的话记得打电话给我。”

田小叶接过,觉得很幸运,“如果不是因为小简厂长的话,以你的身价,是不可能来我们这里的吧。”

“也不算是吧,”唐宇痕笑容清浅:“这两个月于我而言也是一场机遇,体会到了以前不敢想象的事。”

田小叶和他握了握手,很成人化的道别方式:“认识你很高兴,今后如果有我帮的上忙的事,打电话给我就行了。”

“谢谢。”

唐宇痕和她握手道别,他有预感,她会是今后的好帮手。

傍晚,薄薄的日落,在村里众人的十里八送之下,两个人终于踏上归途。

——同志们…!回城的时刻,终于来临了…!

小简同学心潮那个澎湃啊,目不转睛仰望着蓝天,跟个小弱鸡似的,激动得热泪盈眶。这孩子一下子就热血了,发狠地顿了一下脚:“恩!回家!”

“…”

站在她身后的唐宇痕看了她一眼,陪着她淡淡地应了一声:“恩,回家。”一起,回家。

一些以往都只敢偷瞄唐宇痕而不敢上前搭话的纯情MM,此时在这最后分别的时刻也鼓起了勇气在身后弱弱地喊:“副厂长…你要回来哦…T T”

唐宇痕:“…”

真是被硬生生呛了一下…

唐宇痕冲妹子们淡淡笑了下,“后会有期。”

惹得身后一群妹子们又是一阵‘副厂长…T T’的呐喊…

另一边就欢快多了,身后不断传来村民们‘小简厂长记得回来玩哦…’‘小简厂长不要忘记再来跑五千米哦…’之类的道别声,把个小简同学感动得跟个什么似的,手都挥得跟伟人似的,走了好远还在回头喊‘乡亲们我会回来的,保重!’云云…

看着她充满活力蹦跳满满的身影,唐宇痕挂在唇边的笑容一点点淡了下去。

她可知今日一回,她将面临怎样残酷的局面?

她可知分崩离析这四个字其内在残忍是如何写?

如果连他都不能再陪在她身边,有一天她会不会也感到一点伤感?

“你怎么了啊?”简捷忽然推了推他,“那么严肃的样子,看着好吓人的。”

“没什么,”他回了神,拉着她的手就往前走,“走吧。”

这一刻,山河就在身后,岁月就在眼前,世事沉浮,在这一刹那暂时全都无影无踪。他其实很想问一问她,会不会有那么一刻,你也会留恋和我在这里一起度过的生命,短暂却美好。但是唐宇痕终究是唐宇痕,到最后也始终没有问出一个字,就这样错过了唯一的机会。

走出山村,来到镇上,终于有了长途汽车的影子。

这里的长途汽车都比较黑,规矩也比较乱,上车占位需要靠抢,否则你就站着吧,别想坐到位子了。这一站就是七八个小时,有得你受的。

远远来了一辆车,一停下来,来不及唐宇痕拉住她,简捷已经仗着身体灵活,嗖地一下就挤了上去,左一拱,右一拱,生生挤出两个位子来。

“小痕快来!这边有位!”

在简捷同学眼里,唐宇痕就是个乖宝宝,从来不会抢位子爆装备,这家伙往人群里一站,浑身上下就现出了两个字:乖巧!

小简觉得,这家伙能活到现在简直就是稀奇啊,这里可是地球,地球的生存法则就是弱肉强食!所以唐宇痕这么正直一小青年,没她罩着,在地球上怎么混得开?

简捷完全不知道,就在她千辛万苦霸占着一辆破公交车的两个座位时,唐宇痕身后,一辆黑色迈巴赫正以极速赶来,两个助理一个开车一个拨通了唐宇痕的私人行动电话。

“唐先生,我们还有三分钟,马上到。”

“…”

闻言,唐宇痕下意识抬头,看了看那辆破公交车上还在帮他占座位的简捷,大汗淋漓挥着手叫他‘小痕快来~’,小脸蛋上的小笑容那叫一个灿烂可爱…

唐宇痕:“…”

组织考验他的时刻到了…

助理:“唐先生?”

唐宇痕:“…”沉默。

助理:“唐先生??”

唐宇痕:“…”还是沉默。

助理有点慌了:“少爷你还在听吗???”

唐宇痕终于出声了:“回去。”

“…?!”听懂了他在说什么,小助理顿时感到非常委屈:“我们开了四天四夜了…”很辛苦才找到这鸟不拉屎的地方的…

“哦?那又怎么样?”

“…”

“给我回去,”唐宇痕的声音不容置疑:“我会自己回来,你们不准过来。”

看看,这就是给资本家打工的下场…老板心血来潮一个指令就足够手下的人累死累活的…

切断电话,唐宇痕走向公交车。

简捷这个流氓,正一脸霸气地阻止其他人抢她座位,一见唐宇痕上来了,连忙向他挥手:“小痕,这边这边…”

唐宇痕看到简捷那张冲他笑嘻嘻的脸,想到他为了不让她占座位失望,也为了能和她在一起多呆几个小时,他连豪车都能舍弃而来陪她坐这唧唧歪歪的破车,唐宇痕自己都忍不住在心里狠狠鄙视了一下自己:妈的,英雄难过美人关,美人一笑腿就软,唐宇痕你算是没救了——!

给自己一个机会

长途汽车开开停停,停停开开,坐不舒服,躺不舒服,对乘客而言绝对是个体力活。

入了夜,山间便阴冷得厉害,长途乘客们也只能从身旁乘客彼此同样困倦的表情里才能得到稍许宽慰:还好,我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简捷和唐宇痕此时也并排坐在车位上,简捷是个不挑食的人,啃了三个面包就算吃了晚饭了,至于唐宇痕,也不知道他是真的不饿还是假的不饿,总之上车之后他几乎只喝了几口水,也不见他露出半分不适感。

当车子驶上高速公路,窗外风景急速后退时,简捷终于想起了一件事。

“对了,到现在我都一直忘了问你,”她转头看住他:“你是我爸爸的下属,还是其他?”

唐宇痕没有正面回答,“这些重要吗。”

“你不想说的话也没事啦,但我总是好奇的。”

唐宇痕莞尔,答得平淡。

“以前说过了,我不过是帮人打工而已。”

简捷半信半疑地点点头:“哦…”

夜色渐深,温度骤降。

唐宇痕脱了外套披在她身上,看了看她睡得不安稳的样子,抬起右手环住了她的肩。

“靠我身上,睡一会儿。”

“恩…”

简捷睡得迷迷糊糊,恍惚间只觉被人拥进了一个温暖的地方,竟让人莫名地觉得心安。这种感觉真的太奇特了,她从来没有倚靠过一个人,也从来没有一个人给她倚靠过。

唐宇痕垂下眼,看到夜色流淌过她的脸,留下流光溢彩的神色,唐宇痕有一秒钟的失神。

靠近一个心不属于自己的女人,无疑是引火焚身的一件事,这也就是为什么过去那么多年来他始终站在局外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