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说多年前唐涉深涉水资本市场,某天晚上在会议上,他的顾问团对他建议道:已到建仓时机,建议拿出五亿建仓,您看怎样?唐涉深闻言,手指敲敲桌子,只反问了一句:五个亿的资金量,也能叫建仓?

    后来人们才知道,唐涉深砸下的建仓资金量高达二十亿,当然,其后他所获得的利益远远不止这个数目。

    “不猜了,”程倚庭闷闷地,打开车门下车:“我先进去了。”

    唐涉深也不追她,慢吞吞地下了车,单手甩上车门。

    一抬眼,视线就落在程倚庭背他而去的身影。夜深冷烟浓,程倚庭步伐不慢,根本没有要等他的意思,倒是不小心踩到了一旁草坪的植株时她却停了下,俯下身弄好被踩到的花,信手掉落的几片花瓣让程倚庭心疼不已。

    唐涉深在她身后冷眼旁观。懂得心疼人,心疼花,就是不懂得心疼他,嗯?

    然而有她的景致实在是美,就连现在一个信手的动作也是。

    纤纤细手,一捧香泥,湿带落花飞。

    唐涉深的眼神渐渐变得有一点深。

    家里庭院的花花草草自她成为这里的女主人之后,都是出自她之手,他记得她侍弄花草的样子,眉睫低顺,安静美好得令他想不惜一切手段占为己有。

    男人一言不发,迈开脚步走了上去。

    程倚庭忽然感觉到身后的脚步声越来越近,越来越快,还未等她反应过来这是怎么一回事时,整个人已经被人打横抱在怀里,她碎不及防惊叫了一声,惊吓之下双手急急搂住了来人的颈项,视线对上那人深不见底的眼神,这才看清突然把她打横抱在怀里的人是谁。

    “哎,你—!”

    任凭她如何不安分,掐着他的肩反抗要求“放我下来”,唐涉深统统置若周闻,甚至还有闲情逸致扮恶人同她开玩笑:“叫吧叫吧,喊破喉咙也不会有人来救你这个小妞。”

    程倚庭这下倒是不叫了,抬手抚摸了下唐涉深的额头,语气很郑重:“你是不是受什么刺激,脑子坏掉了?”

    唐涉深大笑。

    夫妻两人玩闹着走进客厅,唐涉深把抱着的人放下来,出其不意忽然开口道:“程倚庭,你今晚生我气了吧?”

    这个人,总是这样。

    在对手最不经意的时候,单刀直人。

    防不胜防。

    “怎么会,”程倚庭脸上的笑容淡淡地:“说什么呢。”

    知道这些年来程倚庭的变化在哪里么?

    原本她真是个爱较真的女孩。

    和人反驳,和人较真。

    小小的脸上那副认真的表情很动人。

    可是现在,程倚庭已不会再那样。

    自从和霍与驰分手后,仿佛就是在一夜之间,程倚庭对人对事对世界的热情骤然消失,那种急剧消亡的速度快得令人几乎都感受不到锐减的过程,一眨眼,只觉得她整个人明明是这样完好地站在面前,可是再仔细看,才发现有很多东西真的都不见了。

    人就是这样子,失望了一次,两次,三次之后,没有活过来,就再也活不过来了。尤其是感情这回事,伤一次就够,再多情的人,也能在重伤之后学会无情冷情甚至绝情。万情一身,到头来不过是伤老矣。

    唐涉深并不追问,抬手解开西服纽扣换衣服,“这么晚还出去吃面,晚上一个人没吃东西?”

    “一个人”。

    这三个字在程倚庭听来,实在好刺耳。

    像是顿失兴致,程倚庭的笑容迅速淡去,连辩驳都懒得,别过了眼睛,分明是没有兴趣再继续话题。

    “没有,我一个人吃过了。吃完晚餐出去走走,顺便想点工作上的事。”

    这说辞堪称完美,不仅掩饰了她今晚没有吃一点东西的事实,还给人一种白领女性的知性印象来。高手,这才是睁眼说瞎话的高手啊。

    对她这样不咸不淡的解释,唐涉深没有表态,既不相信也没有不相信,慢吞吞地走近她,右手忽然顺着她的衣服滑人她的上衣口袋。

    隔着薄薄的布料,他手指的温度清晰地传来,触到她的肌肤,一丝灼热,这种有意无意的碰触在一瞬间令程倚庭周身高温,无意识就想抓住他的手阻止:“干什么?”

    下一秒,唐涉深忽然抽身收手,没有像她以为的那样继续肆无忌惮下去,而是从她上衣口袋里摸出了她的行动电话,拿起来一看,果然屏幕一片漆黑,处于关机状态。

    “为什么关机?”

    “……什么为什么?”

    唐涉深笑笑,说出的话却让她忍不住心惊:“对我生气到连电话铃声也不想听见,嗯?”

    对她,他太了解了。

    程倚庭从来不关行动电话。

    程倚庭的心思何其细腻,深怕行动电话没电关机之后会错过工作或是朋友的重要来电,所以往往会在电量不足前就补足电池,确保不给任何人造成麻烦。唐涉深有时甚至会邪恶地想在半夜试试如果他和她在做那事时忽然有电话进来,她会撇下他去接电话呢还是会紧张得更为敏感?那滋味,估计感觉会不错。

    ……咳,扯远了!唐涉深在下半身失礼之前及时稳住了危险的联想。

    程倚庭把视线转向旁边,语气很淡,连回避的姿态都不屑做出:“关机就是关机了,还能有什么好理由呢。大概人都有这样的时候,忽然想一个人静一静,不想被人打扰,除了一个人出去走走,关上电话之外,不然还能怎样呢。

    “知不知道我今晚一直在找你?”

    他忽然这么说,然后手指用力,按下了开机键。

    提示音瞬间不断,程倚庭看向手机屏幕,顿时心头一跳。整整十二个未接电话,十二通语音留言,很强势的数字感,全部来自他。

    程倚庭微怔,随即释然,“下一次,你可以不用这样找我的。你知道的,除了这里,我没有地方可以去。”

    他看着她,眼中深不见底,犹如黑暗中星辰全部陨落。